李自成快要打到北京了,崇祯皇帝手里到底有多

发布时间:2020-07-29

【崇祯十七年三月戊戌,初十日】

从三月初三开始,崇祯皇帝每天都要召集大臣,一起讨论时局与对策。

问题是,几十年来,朝中的能臣要么惮于党争而隐退,要么亡于战阵,要么死于刚愎狭隘的崇祯皇帝手中。当此危急时刻,崇祯皇帝已经找不到一个可以依赖的股肱重臣,帮助他力挽狂澜!

放眼朝廷,留下来的全都是庸禄之辈,他们身居高位,面对危局毫无应对良策,皇帝问到了,就随便说一些练兵、筹饷的废话,毫无用处。

下朝之后,他们聚在一起商议时,总是关起门来,不许别人出入。他们又担心下面的官员抢了自己的风头,总是警告他们不许乱讲话。所以,就算一些官员有些好想法,也不敢对皇上讲出来,只能沉默。

崇祯皇帝面对这一群庸臣,想起那些敢战、能战的旧臣,心中隐痛,每次都是痛哭着回到宫中去。

一些大臣也对当前的局面深感绝望,比如左春坊庶子马世奇,每次上朝回来,总是感叹:“不可为矣!”

《崇祯实录长编》记载,这一天,蓟辽总督王永吉提醒崇祯皇帝加强居庸关的防御。

崇祯皇帝派司礼监太监王承恩提督内外京城,全面负责北京防务。北京外围方面,由王永吉负责指挥各边镇,可以便宜行事。

关于此时北京的守备力量,《明史纪事本末》有粗略的记载。

当时,北京的军营中流行疫病,兵员大损,剩下的精锐兵力又被太监挑选去守卫皇城,真正派到北京城墙上守卫的大约有五六万人,而且多是病弱之卒,另外还包括几千名太监。

而北京内外城墙上一共有十五万四千多个堞口,如此平均下来,大约两个堞口才有一人守卫,www.7956.com,兵员的缺口很大。

《甲申传信录》中给出的数据更少,更为惊人:北京的城墙一共长达五万四千四百丈,而京城军营的兵员数量水分很大,有不少大太监虚报、隐占军饷,加上崇祯十六年流行的疫病,死了许多士兵,而且派去各地监军的太监都会挑选一些精兵,当成自己的随身亲兵,带离北京。

所以北京城中剩下的士兵多为老弱,只有大约几千人,加上一万多名太监。平均下来,差不多三个女墙有一个人守卫瞭望、放炮射箭,昼夜如此,没有人员可以上来替换。

《爝火录》中的数据更差,每五堞才有一名京营士兵守卫,这其中的原因还不是人员不足,而是为了节省军饷。

那么,通常情况下城墙上的兵员数量是多少呢?

《爝火录》引用魏禧的说法:“先时京城有警,每一堞守兵五人,战兵列近畿要地。”两相比较,差距巨大。

守城士兵的数量不足,又有许多老弱,而且严重缺饷,更奇葩的一点是:军营中没有自己的炊具,没有做饭的伙夫。最早还有一些太监负责用木桶送米饭到城上,后来形势越来越紧,连送饭的太监也没有了。

这样的仗怎么打?士兵们怎么会有斗志?

而农民军方面早就在暗中布局,派人假扮富商前往北京,有的开商铺,有的到衙门充当差役,秘密刺探消息。

北京城中对此有所觉察,开始大张旗鼓地严防奸细,搞得人心惶惶,鸡犬不宁。